上海力争2-3年实现普惠性托育点街镇全覆盖

发表于2019-04-27 分类:hg0088正网 浏览次数:51次

2018年4月29日,38岁的姜静芬正在飞往清迈的飞机上。她刚刚入职凯瑞宝贝,担任子品牌辛格尔的总经理,负责托育。一篇《“幼有所育”谁育,上海为“托育新政”闯路》的报道,吸引了她的视线。原来就在前一天,上海专门针对0-3岁幼儿托育的“1+2”新政出炉,这也是全国首个托育管理标准、办法和机制。姜静芬将报纸上有关内容拍摄下来,发给公司CEO庄俊。

继去年10月第一家企事业单位——商飞为职工开办托育园之后,今年春天,联合利华也牵头开出托育园,姜静芬是这个托育园的负责人。

上海最新数据显示:新标准下的新托育机构增加90家,托幼一体机构增加托班105个。本市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达到500多家,其中公民办幼儿园和区属早教中心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483家。此外,今年上海还将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。

上海托育新政发布一周年之际,本报记者连续一周,通过探访本市六大“托育之最”,探寻一年来上海托育的密码和经验。

孩子数最多的托育:一张张证并不好拿

姜静芬当时的激动,也感染了庄俊,“年轻父母的托育需求很明确,政府也有很多的鼓励和帮助。当时那个兴奋啊,立马想要申请!”

去年4月后,庄俊开始张罗,按照托育新标准来“办证”。在对园区进行改造之后,7月底,凯瑞宝贝在闵行区古美路的托育点拿到了公司第一张托育资质,成为本市第一批获得托育告知书的11家托育点之一。从申请到拿到告知书,前后只花了9天。

“第二家在高行,用了4个月才办下来。第三家是我们为联合利华办的托育园,半年多才拿到证。第四家、第五家,从去年8月到现在,还在等审批。”上海提出,要严把安全关并保障托育服务质量。这一张张托育告知书,并没有庄俊想象中那么好拿,要一关关地过。比如,位于闵行的一个点,没有文件中要求的独立楼梯,一开始没能通过消防标准审核,后来协调了社区的好多方面,把楼梯打到了户外去,这才“过关”。在嘉定的一个点,因为场地不在一楼,被关了。

到目前为止,凯瑞宝贝有8个点已经或即将申请到托育资质,其他的点也在边营业、边整改、边申请。全市72个点覆盖13个区。工作日每天有4000个孩子入园,是孩子数最多的市场化托育,比第二名多了2000个孩子。

按照新规规定,要申请到托育资质,托育点需进行升级改造,比如厨房、安保、技防、持证上岗的人员,这些都要升级换代。

庄俊掐指算了算升级成本:园区改造要20-30万元,单是每个点的厨房改造就要10万元左右。厨师人员成本每月5000-7000元,人防方面要招全职保安,每月6000-8000元,一线老师每月4000-5000元,每个月的人力成本又要增加3-4万元。这样下来,一个托育点一年要增加20%-30%的成本,“不好做”。

“不好做”的托育机构,却换来了家长的“叫好”。

吴翊茗小朋友目前在凯瑞宝贝浦东高行园上托班,经历了新政前后托育园的变化。孩子原来在老园,后来在整改后的新园。比如,家长最关注的安全问题。原来的老园,家长可以随意进出。放学可以进到园内接孩子,现在家长必须统一在园外等候,由老师把小朋友带出来。如果家长实在有事要进园,也要经过老师的同意,电子门才会开启、放行。另外,新园还在门口安装了电视机,连接园内监控摄像头,可以无死角看到每间教室。

最早拿到告知书的:经常面对突然抽查

受到新政鼓舞的,不仅仅是姜静芬、庄俊,还有曾经主做舞蹈培训教育的李星仪。

李星仪开办的俊星托育园在2017年7月试运营。“1+2”文件出台的第二天,黄浦区有关部门联系俊星,要求走相关办理流程。在递交申请后,2018年5月17日,区教育局、消防、公安、疾控、工商、食药监等16个部门来到俊星,现场开了一个整改办公会,把俊星未达标的地方一一指出。整改在5月30日完工。同年6月初,达标的俊星拿到了本市第一张托育告知书。

一年来,即便作为最早拿到告知书的托育机构,俊星也经常迎来不告知的抽查。比如,每月有四五次面临16个部门的突击检查。每天,俊星要自查,将日常工作记录在检查表上,内容包括设施设备、人员出席情况、日常组织活动、安全、食品、消毒、卫生等。

海归办出的最早社区托育:改造不含糊

杨浦区五角场社区政化路幼儿托管点开设在小区内,周边有五角场街道铁村居委、复旦居委等,托管点的生源大多来自周边社区3岁以内幼儿。

海归回来专注社区托育的周晶,2017年承办政化路社区幼儿托管点。周晶告诉记者,去年10月起托管点关闭了约半年,这段时间根据“1+2”文件要求对托管点进行了整改和装修,“目前技防、消防已经通过,正在等食药监和儿保所的通知,不出意外的话近日就能取得告知书。”而她在徐汇申办的另一个社区托育点“上海徐汇儿童家园托育园”去年8月已经获得告知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