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离世与命运抗争23年

发表于2019-04-30 分类:hg0088正网 浏览次数:110次

原标题:宋学文 被核辐射“生死链”改变的人生

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离世,与命运抗争23年,根据亲身经历撰写自传

宋学文 被核辐射“生死链”改变的人生

宋学文生前照。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摄

姓名:宋学文

性别:男

终年:43岁

去世时间:2019年4月23日

生前身份: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。1996年时年20岁,因误拾地上附带放射物质的“铁链”而致高位截肢。

宋学文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更新动态,他会为自己打气,“不放弃,坚持就有希望!”

最后一次更新是4月21日。两天后,他倒在工地,永远离开了他的妻儿。

这位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,与命运抗争了23年。他曾说,“世界上没有两种药,一个后悔药,一个治核辐射病的药。”

出自传、拍电影、卖大米……关于他的经历和故事,在一轮又一轮的媒体采访中,被描绘得颇具传奇色彩,甚至在多档电视节目中,他被冠以了“中国版尼克·胡哲”的称号。

2018年1月,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。新京报记者曾在宋学文的小屋里,与他有过一次长达4个小时的面对面访谈。宋学文说不少人给他来信,说他就像张海迪一样,身残志坚,积极向上,是大家的榜样和力量。但他打心底不喜欢被贴标签,“我不是张海迪,我就是宋学文”。

被一条链子改变命运

23年前那个冬季的一天,20岁的宋学文拾到一条铁链,后来这条铁链被检测出附着放射物质铱-192。

20多年里,宋学文经历七八次大手术、几次小手术,以及陆续截肢:先是两条腿高位截肢,左前臂截断,后来右手每个手指都截掉一截,然后每个手指植的皮,中指完全截掉。到最后,他只能通过滑动轮椅来支撑身体行走。

1998年出院后,宋学文一直没去复查。他说没这个钱,能挺就挺一挺。直到2016年12月中旬,宋学文突然吐血,检查是胃肠道出血,进一步检查,内脏已有多处发生病变。

此后宋学文独自乘火车来了北京307医院。

曾经主治他的专家告诉他,这种放射性伤害它不光损害肢体,所有病变它都可以引起,包括记忆力可能会出现明显衰退,甚至是智商的损害。

宋学文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和父母。全身复查至少要一个月左右,费用四五万块钱,这对宋学文一家来说不是个小数目。

2000年1月,宋学文曾向单位及仪器公司索赔,并最终赢了官司,获得赔偿。但对于不断病变,需要长期进行医疗的他来说,杯水车薪。最艰难时,他还在街头乞讨过。

2008年,宋学文与妻子在老家经营了幼儿园,后来在朋友圈里卖起了东北大米。这两个渠道是全家的收入来源,但也只是勉强维持生计。

于是他没做任何治疗出院了,跟家里人说没什么大事,“不愿给家人更大的压力”。

“腿烂了截腿,胳膊烂了截胳膊,时时刻刻破坏你的身体”,宋学文的内脏从2017年底开始病变,他不敢去想,因为总会有一种恐惧之感占据他的头脑。

“这种恐惧感,从开始伴随我到现在,完全源于我对这种放射性疾病的损伤的无知,很被动地承受它带给我肉体、精神上的无休无止的折磨。”宋学文曾这样描述核辐射伤害带给他的恐惧。

截肢后想放弃生命

1994年,宋学文参加工作,成为吉化集团建设公司的一名管工。当医生在他腿上画截肢记号时,他触动很大。“以前我就是截管的。”

事发在1996年1月6日。从休息室到裂解炉操作台途中,宋学文看到一条链子,以为是BB机链子,随手放在了裤袋里。

20分钟后,宋学文有了身体反应,他感觉眼花。不到一小时他又开始恶心,吐完之后,整条腿就麻了。次日后半夜,宋学文被抬上救护车,随后被送到北京307医院。

据裁判文书显示,经调查,这条铁链主要是被用来工业探伤,检查管道有没有伤损。事发前,技术人员违规操作,链子没有收回,此外现场提前关闭了放射元素泄漏报警器,链子掉落后未被及时发现。

截肢时,宋学文不过20岁。因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他想过放弃生命,一个是无法面对自己高度残疾,另一个是无法面对窘迫的生活,他想早一点结束那种痛苦。

他害怕静,一安静下来他就会想到自己的肢体,然后胡思乱想很多东西。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,母亲一直陪着他。直到1998冬天,他认识了妻子吴娟(化名)。

宋学文曾说,他们俩没谈过恋爱,在一起后就开始面对高压生活,先是上访,然后打官司,为了生存而拼搏。“感觉我们都还年轻,20多岁,身上有股冲劲儿,有理走遍天下那种感觉。”

吴娟开始锻炼宋学文,从生活自理开始,让他试着自己洗脸、刷牙、上厕所。此外还带着他去接触外面的世界,去融入到社会的主流生活。

存在的意义